首页 > 网络 > 是真的,Apple Store 在卖 Nest 恒温器了
2012
10-31

是真的,Apple Store 在卖 Nest 恒温器了

一个由“iPod之父”创立、并且吸引了来自Google、微软、苹果的技术精英的公司,第一款产品只是一个寻常恒温器。但它或许可以让节能变得酷起来。当Tony Fadell从苹果公司离职,宣布创建自己的公司并“打造一个绝密产品”的时候,有人猜测他将发明一种全新的音乐播放器,这很正常—在苹果,他被称为“iPod之父”,是iPod诞生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人物。

 

是真的,Apple Store 在卖 Nest 恒温器了 - 第1张  | 狐貍窩 WwW.StarFox.Cn
iLounge 和 9to5 Mac 早几天传出的传闻果然成真,现在美国的 Apple Store 已经开始在卖 Tony Fadell 的 Nest Learning Thermostat(恒温器)了,可以配合由 Nest 推出的 App 用。而价格方面,Apple 比 Nest 的线上店卖贵了 US$0.95,卖 US$249.95(约 1,580 人民币)。另外,刚刚检查过英国丶加拿大丶香港和台湾等 Apple Online Store 也不见有上述产品,所以似乎暂时只有美国的苹果在卖。在产品分类方面,苹果将它归类为 iPod(Touch)丶iPad 和 iPhone 的周边配件,为什么少了 Mac 呢?
What’s the Nest 恒温器?

不过,世事难料。

3年之后的2011年10月份,Fadell端出了他的发明:一个恒温器。圆形,正面有大面积的透明玻璃,玻璃后是背光的液晶屏,点击显示屏会出现菜单,转动外圈即可调节温度。而传统的恒温器,它们大多数是套着白色塑料的方盒子。

好吧,这的确是一个看起来很酷的玩意。但在美国,恒温器这种设备早已普及,在很多家庭中都能看到。它的作用是依靠自身的温度感测装置控制气温调节设备,如空调和电暖器等,以实现用户设置的室内温度。看起来,顶着“iPod”之父的光环,Fadell只是做出了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产品。

接下来还有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消息。Fadell的公司Nest Labs,已经获得了来自6家投资机构的投资,其中还包括美国前副总统戈尔所创立的Generation Investment Management。Fadell并没有透露具体投资数额,而外界的猜测是5000万美元。

真相是这样的:在Fadell的计划中,这并不是一部捆绑了通讯功能的恒温器,恰恰相反,它是一台电脑兼通讯平台,在此之上附加了一些恒温器功能。

长期以来,Fadell就对建筑设计怀有浓烈兴趣,当他2008年从苹果公司离开、开始在加州的塔霍湖边修建一座节约能源的绿色新家时,自己动手的机会终于来了。有一天他与设计师讨论采暖通风与空调系统,设计师给他提供了好几种恒温器的选择,并建议选择其中最高档的一种,结果这让Fadell几乎无法忍受。

“它们到底怎么回事?又丑,又难用,还卖得那么贵。有一半功能不是你所期望,它们之间并不互联,无法互通有无。我还无法遥控它。”Fadell说。塔霍湖的冬天很冷,他希望自己随时知道屋里的温度并在回家之前把它调高,但几乎没有产品能够做到。

Fadell开始搜索市面上所有的同类产品,结果他发现这些东西就像是iMac之前的电脑,许多产品已经数十年没有更新过,数百万家庭仍在使用手动恒温器。

这是Fadell所推出这种“恒温器”—Nest变成现在这种模样的一些原因。它不仅外形很酷,用户还可以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进行远程遥控,无论是iOS或Android设备。同时通过PC和移动平台的应用程序能监测能源消耗和节能情况。他说这种设想来自苹果,就像iPhone最初的设计理念是一台可以打电话的电脑。他希望节省能源能像播放音乐一样有趣。

能够节约能源是Fadell希望达到的第一个目的。Nest安装了六个传感器,不停地对温度、湿度、环境光以及设备周边进行监控和衡量,它能判断房间中是否有人,以决定是否自动关闭。

Fadell曾用15分钟说服自己的妻子,而这些理由在接下来又被他在寻找伙计时重复地说了许多次:人们在能源的消费上浪费了太多钱,美国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在2008年一份报告中指出:50%的家用恒温器永远处于锁定(HOLD)的状态,于是普通家庭一年花费在能源上的数额是2200美元,而使用恒温器的家庭则是他们的两倍。

按现在的设计,Nest恒温器可以在一至两年内让购买者从节能费用上收回成本,目前它的售价是249美元。

但真正被Fadell和他的合作伙伴所寄予厚望的是Nest的人工智能。

在研发的初期,Nest Labs的技术副总裁Yoky Matsuoka试图将恒温器设定为一旦探测到人们离开房间,它便会主动将温度调回到平均水平,在冬天降低而夏天则升高。但很快她发现有一些测试者并不喜欢她的算法,测试者认为Nest正在强迫他们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。

她后来调整了算法,将Nest从一个主动调节温度的运动员变成了一个温和的教练员。在最开始的一周,Nest需要手动调整,一个人每天可能需要设置四次:起床,上班,下班,睡觉。但此后Nest就会利用自身算法,对用户的每次手动调整进行记忆和学习,同时开始设定温度,它将了解和记住用户的日常作息习惯和温度喜好。

Matsuoka还参照了丰田混合动力车Prius的仪表板,就像会提供燃油消耗的反馈一样,Nest也会让用户意识到他们使用了多少能源。

Fadell和Matsuoka认为,如果只是在人们家中摆上一个会学习的改变温度的机器,但人们并不知道怎样才能与它更好地配合,那么它将不可能成功。“我们必须了解人们是如何学习同一个全新的系统一起生活的。”Matsuoka说。这种思想将贯穿未来Nest产品研发和设计的始终。

Nest也会将用户的使用数据上传到Nest Labs的官网,团队将利用这些数据来改进算法,以及修正不断出现的问题。同时也鼓励用户完成自己家的能耗分析,共同寻求改进。这样的想法为Fadell吸引了一支“梦之队”:Matt Rogers,他第一个找到的人,是iPod和iPhone研发团队的首席工程师;Shige Honjo,手机工程师,前iPhone的项目经理;David Sloo,负责用户界面,在此之前他是微软的用户体验总监;还有运营副总裁John Gilmore,出身于Sling Media,在公司的管理和运营上有20年经验。

当然,还有Matsuoka,她是一名计算机科学家,并且对人类神经学也很有研究。她在2007年获得了美国麦克阿瑟天才奖,此前供职于Google。当她第一次看到Matt展示的Nest计划时,本来想挑几个漏洞,但Matt把她提出的每个问题都回答了。她意识到或许这会是进入这个领域的好时机,并且不能错过。

这些高手面对的最大挑战,是如何将所有技术融入到一个小巧、美观、易于使用的设备中去,包括这么多的感应器和移动部件,以便为Nest的下一步做好准备。比如那些探测是否有人在房间内的感应器,如果采用保安系统使用的产品,体积就会很大,破坏Nest所追求的设计。最后Shige Honjo采用了很多小镜头, 并把它们藏在一个几乎不会被察觉的格板后面。为了让Nest处于休眠状态的时候能够遥控,Nest还成立了一个10人小团队用了一年时间专门研发设备内部的持续供电。

有了这些,Fadell希望恒温器只是Nest的开始,未来将会提供更多的绿色服务。从恒温器这种小设备开始,Nest Labs将会驱动更多其它设备也与“家”智能地联系起来。

这才是Nest的真面目。

最后编辑:
作者:狐狸窝窝主

狐狸窝窝主,一个闷骚的窝主!带着曾经的梦想,踏上新的旅途!
如果你在这里找到一点触动你或者帮助到你的,就加狐狸微信StarFoxz吧!


留下一个回复

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。